您的位置:首页 > 趣闻趣事 > 正文

石城一山洞80年前秘设大金库 遗址今重见天日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0-10-15

传闻在80年前,中央苏区在赣南设立了秘密金库,把缴获的100多万元银元以及大量金条统一放在隐秘山洞里,为红军提供重要的经济保障。

秘密金库如今之所以重新引起关注,缘于众多专家在史料中披沙淘金,终于发现了有关它的踪迹。然而,由于金库地址是由毛泽东亲自选定,只有少数中央领导知晓,就连登记造册时也用代号记录,如黄金记为黄酒,白银记为白酒。在尘封多年以后,当年发挥了巨大作用的秘密金库到底藏匿何处呢?

苏维埃国家银行石城烂泥坑秘密金库旧址。

秘密金库浮出水面

长时间以来,苏维埃国家银行秘密金库的字样不时在一些史料中被发现。

石城县革命烈士纪念馆陈春阳馆长告诉记者,随着毛主席警卫员、已故红军长征老干部吴吉清著的《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》一书的出版,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秘密金库开始呈现于世人面前。

吴吉清本人也于1969年6月20日,在呼和浩特住处接受石城县人武部军代表、石城县革委会宣委办公室同志的访问时说:“我们在那里放有现洋、金银、大印、汽油作为中央的重要仓库。1932年冬放在那里,准备反第四次‘围剿’时作大后方。1932年冬,毛主席最早的警卫员廖治新在那里看守。第二年过了春节,毛主席派了我和李德生去看守,廖治新到瑞金九堡看守另一个仓库。那时有很多东西运来,每天一两百担。”

秘密金库的设立,有一定的背景。早在1932年4月,红军组成东路军攻下漳州时,缴获了国民党军100多万现洋。如何保管这批款项,毛泽东十分重视,随后要求大弟毛泽民在石城设立秘密金库。之后毛泽民又选定莫均涛(金融专家)当助手,设计了简要的施工图纸。毛泽民组织人员夜以继日,整理好国家银行仓库的黄金、白银块,大、小银元,国民党纸币等,并由莫均涛登记造册。

陈春阳介绍,2009年4月28日至29日,莫均涛的儿子莫小涛来石城时披露了秘密事项:漳州一战筹集到的资金,大部分运到瑞金国家银行建立起来的金库保管。毛泽东曾指示,为了预防万一,为了政府和红军的紧急需求,国家银行要有特殊准备。毛泽民决定将从漳州筹来的资金,分出一部分银元、黄金、白银秘密储存起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

黄金被记作黄酒

秘密金库存在无疑,但是它究竟藏身何处呢?

陈春阳说,莫均涛在存库那边,没有使用国家银行的工作人员。要放入秘密金库的黄金(金条、金器、金饰等)由部队的战士提前用麻布包裹好,放在5个挑担里。另有20担的银元和银元宝也提前包裹好。还有3担珠宝和两担纸币(外币和国民党的法币)。这30担“宝贝”,由一个排的战士轮流挑到离那间房子还有一里地的山下,设置警戒。到了晚上,再由另一个排的战士,在莫均涛的带领下,将这30个担子趁夜挑进房里,再存到房后的地窖里。

为了防火、防水,这30担“宝贝”都用石板盖起来。由战士们用石块将地窖口堵死,外面做好伪装。第二天参与贮存的红军战士全部撤离,另换了一批战士在地窖前的房内守卫。在这些“宝贝”清点打包时,毛泽民都亲自过目。放置到地窖后,他又亲自视察。莫均涛将30担“宝贝”造清册(为了不失密,清册上写黄酒若干、白酒若干。黄酒代表黄金,白酒代表白银)。一式两份,一份交给了毛泽民,一份由毛泽民指示莫均涛保存。后来,莫均涛成了国家银行的总务处处长,主管办公、总务,秘密金库的保卫工作也由他分管。

烂泥坑在哪里?

不过众多史料和不少回忆录,还是隐隐地透露出了一些线索。这些线索最终都指向了石城一个叫烂泥坑的地方。

根据石城党史办陈小毛研究,石城县1959年由江西省委党史调查队石城分队调访的资料中,有一份原太雷县珠玑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廖贡球的回忆,其中说道:“1932年,珠玑成立了乡苏维埃政权……在烂泥坑设立了国家银行。”原毛泽东警卫员、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商业厅长的吴吉清的回忆录也写道:“1932年8月,宁都会议后,毛主席到石城烂泥坑视察过地形……后来,毛泽民同志指示将壬田寨\(属瑞金县\)的一些东西也运往烂泥坑。”

原红四军政治部事务科长、时任中南局建筑部副部长孙鹤一同志回忆道:“1932年8月,毛主席从瑞金叶坪经沿江\(石城瑞金两县交界地\)去了石城烂泥坑视察地形……中央的一些金银物资和打红石寨等地缴获的不少胜利品,都运往烂泥坑,因那时我在政治部任事务科长,所以清楚。但派什么人去看守就不清楚了。”党史研究者又扩大查阅面,看是否有这方面的记录,但只发现吴吉清回忆录《在主席身边的日子里》和赣州市委党史办凌步机等主编的《长征从这里出发》等书里有一点简略的记述,此外再无详细资料。吴吉清回忆录中有这样的记述:“入座后,毛泽民开门见山地对主席说,中央政府成立时……把这些东西挑到瑞金东边与石城交界处一个叫烂泥坑的地方……长征开始后,正是这批资金成了红军万里征途的重要经济支柱。”

烂泥坑在什么地方?

当地的党史研究者一一查找,结果发现石城县竟然有11个名为烂泥坑的地方。

他们只好一一调查询问,最终排除了10个与秘密金库没有任何关联的烂泥坑,只剩下横江镇的烂泥坑了。

烂泥坑不得轻易接近

在横江镇张坑村烂泥坑小组,年逾八旬的老村民刘宏武说:“苏区时我们这里经常有红军来,当时我们这里的人一般不可以轻易接近。毛主席还骑马到过这里,人长得眉清目秀,很高大。红军有的从瑞金和长汀方向来,有的从宁化来。我们这里原来是石城去瑞金、长汀、宁化的交通要道。那时我还小,这里总共不到20户人家,参加红军的就有10多个。在圆岭\(石祭\)纸寮里长期有两个红军轮换在那里守东西,做‘锡饼’。做‘锡饼’,就是把从地主、土豪那里缴获来的银器如首饰,锡器如酒壶等东西,制作成一块一块如银元大小的饼,我们习惯叫‘锡饼’。那时候,在那里看守的人有一个叫李捷胜的红军。我们这里的地主刘模荣听说红军来就跑了,于是他的房子做了临时的仓库,从外面挑来的东西先放在那里,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们不敢接近去看。”

一名叫杨白清的村民说:“我的叔父去当红军了,父亲在的时候常说叔父在苏区时做的事情。那时候叔父给红军做挑夫,帮红军把放在刘模荣房子里的东西挑到纸寮去,当时是保密的。后来,国民党快回来的时候,一同把东西送到瑞金去了。纸寮上面有个山洞,以前有几平方米大,小的时候我还去过里面。现在由于时间久远,石块、泥巴都淤积在里面,只可以看到外表。”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,大家步行两个小时,来到一处荆棘丛生、树木参天、悬崖陡峭的山崖边。虽经70多年风霜雨雪的侵蚀,但那暂存物质的房子、红军蹲守保卫金库的纸寮、藏匿金银财宝的山洞依然还在,只是因年久失修,房子有点破旧,山洞也被泥沙淤积。

长征前一夜全部转移

找到秘密金库位置后,才让人明白当初设址在此的用心。

烂泥坑是石城县横江镇张坑村的一个自然村,横江镇就是当年苏区中央直属县——太雷县委、县苏维埃政府驻地所在地,现在还保留了当年的旧址。烂泥坑地处武夷山鹿、赣江的源头,是江西石城、瑞金,福建长汀几个县交界的地方。上世纪50年代前石城通往瑞金、福建长汀及福建宁化通往瑞金、长汀的古驿道在这里经过并交会,是闽、粤、赣通衢的重要交通要道。这里四面环山,山上森林茂密,山路陡峭。花个三四小时走上山顶,可俯视福建的长汀、宁化及江西的石城、瑞金等县,方圆几百里景观尽收眼中。

只不过,两年以后秘密金库就不得不秘密转移。

陈春阳介绍,1934年4月28日,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中的广昌保卫战失败后,中央苏区瑞金、石城、宁都、兴国、会昌、于都、长汀危在旦夕。秘密金库受到严重威胁,必须另外找一个安全地方。

然而,红军即将转移,金银之物放在哪里才最安全呢?陈春阳介绍,红军最终采取了立即分散的办法,这些金条、银元、元宝,大部分分给了部队、红军战士,由红军战士负责背着行军。这些战士背着的银元、金条不是属于个人的,而是属于整个红军。战士们背着的就是红军的一个流动银行。

长征开始后,正是这批资金成了红军万里征途中的重要经济支柱。而红军紧急时刻把这些金银一夜之间转移完毕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这也是后人一时之间难以找到藏匿金库的原因。


教培机构管理系统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erp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